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机床 >
青岛有个“潮人煎饼哥”

发布日期:2021-05-12 15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你们是在体验生活吗?”李智和邓颉不止一次地遭到来自朋友或是陌生人的质疑。

  一个新潮夹克、一个一头长发——当这两个年轻时尚的身影加入青岛大学浩园公寓旁的小吃街摊主中,并一板一眼地摊起煎饼果子时,无疑,他们是最惹眼的。

  李智,青岛人,26岁,2008年从东北石油大学毕业后到北京一家旅游公司从事销售代理工作,回青岛创业之前月薪已经在万元。邓颉,23岁,呼和浩特人,2009年毕业于内蒙古电子科技职业技术学院,之前从事IT行业。这两个“80后”为自己的煎饼果子摊冠名为“潮人煎饼哥”。显然,这对于辞去北京待遇丰厚工作的他们来说,只是实现梦想的第一步,而他们的目标则是有一天成为“中国小吃王”。

  毕业后经过两年“北漂”,今天我终于回到老家青岛,还把在北京时的室友邓颉也“拐”来了。

  很多朋友不理解,我为什么要辞去月薪上万的旅游公司销售代表工作。在他们眼中,我从最初月薪900元熬到今天,非常不易,没有任何理由放弃。可我内心的苦闷无从诉说。从去年开始,旅游业的境况犹如坐过山车,起伏不定。“甲流”突袭、冰岛火山喷发、泰国政变……任何气候变化或政治因素都会给我的收入带来极大影响,这种不稳定感和职业疲惫已侵入我的生活,我强烈期待着一种改变。

  做“中国小吃王”的梦想此时又一次钻入我的脑海。这个想法开始时只是我和朋友邓颉瞎侃时琢磨出的点子,爱好美食的我们当时一拍即合。既然想要改变眼前的生活,索性趁着年轻大干一场。

  中国小吃数以万计,究竟做什么好?我们真犯了愁。恰巧这时听一位老家的朋友说起,青岛有对母女做煎饼果子月收入两万元,我不禁动了心:相比生命周期较短的新生小吃,煎饼果子这种传统小吃实惠、管饱、便捷,大家不见得有多喜欢,但在日常生活中一定都离不了。那是不是可以在这上面好好做做文章,创建自己的品牌?

  邓颉本来家境不错,这次和我来到青岛,害怕家人反对他一直没说出实情。其实我的父母和女友也不大支持我,觉得一个大学生做这行没前途。希望不久后我们的品牌能在青岛占有一席之地,到时这条创业路就能真正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。

  摊张饼,放个鸡蛋,再裹层薄脆,一张煎饼果子就完成了——开始时我和邓颉都觉得做煎饼果子的技术含量很低,但事实远比这复杂得多。

  首先是做饼的各种工具,别看只有三轮车、煤气罐、平底炉等,可我们压根儿不知道去哪儿买。忙乎了半个月终于凑齐了“硬件”,接下来“软件”的准备更是考验我们的耐性。

  邓颉有一手好厨艺,可开始时这位大厨配出的面糊总也没法在平底炉上均匀摊开。面和水的比例到底是多少?邓颉到附近生意比较好的煎饼果子摊上“偷师学艺”,一连走了七八家,活儿帮忙干了,甚至多少缴纳些学费,无奈所有摊主无不对此含糊其辞。

  干脆我们自己“研发”吧。邓颉一点点调配,直至面糊终于能均匀摊开。接下来,煎饼果子里裹着的薄脆也是重要一环。开始时听说这种薄脆可以批发,等我到批发市场一看,那里的薄脆卫生、质量之差只能砸牌子,索性也自己做。我们炸的薄脆只过一遍油,颜色淡黄,味道之脆出乎意料。

  酱也是我们一一尝试的,试酱的3天,我们尝试了多个品牌,在家试吃了100多张煎饼果子,到最后,险些吃到吐。最终选定了某品牌的蒜蓉辣酱,效果真是不错。

  还差一个响亮的招牌。不久前去杭州参加婚礼,看到那里的小孩装扮时尚,不知怎么就想起了“潮人”这个词,就是它了!看着凝聚着两人心血的“潮人煎饼哥”这几个字,我心生感慨之余,不免忐忑:别人会不会认可?这条路究竟能走多远?

  对我和邓颉而言,今天绝对称得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。在短短半小时内,我们的煎饼居然卖了18张!这是我们正式出摊的第二天,这个数字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。

  就在几个小时前,我还在担心今天的业绩。从昨天开始,我们选择凌晨在香港花园附近街道上试营业。这里酒吧多,出入的都是“潮人”,即使我们煎饼摊得不好,估计他们也不会在乎。昨天从晚上11点多到凌晨3点,我们只卖了5张煎饼。毕竟是第一次出摊,煎饼果子的味道没问题,但我们的技术远远不够熟练。常常不断返工,不断有顾客发问:“新手吧?”搞得我们更加紧张了。

  还好有几个穿着时尚的同龄人,看我们如此不熟练,索性借着我们的工具自己DIY了。尽管没有卖出足够的数量有些沮丧,却交到一帮朋友,不知这算不算是意外的收获?

  显然,我们的手艺比昨天熟练多了,我们的“潮人煎饼哥”成绩斐然。既然在小范围人群中获得了一定认可,这也意味着我们能进驻店铺林立、竞争激烈的青岛大学浩园公寓旁的小吃街,接受更多人的挑剔和品评了。

  我注意这个女孩有几天了。从我们来小吃街设摊的第一天起,她不但每天早中晚各买一张煎饼果子,今天晚自习后还带来了男友,让他也尝尝我们的手艺。不但如此,他们还站在一旁帮忙做宣传,告诉别人我们的酱有多好吃、薄脆有多脆。他们自称是“潮粉”,这让我们特别感动。

  其实除了他们,现在算起来我们已经有了十几个老顾客。尽管我们有时会多嘴,告诉他们经常这么吃营养可不够,却没能干扰他们一如既往地来买。昨天,一个大学生尝了我们的手艺,今天便带了两三个同学过来,向他们介绍:“这就是潮哥!”我们真有点受宠若惊。

  在这条小吃街上,卖煎饼果子的有三四家,我们算是新手。一段时间后我们意外发现,有位老大爷的煎饼摊因为顾客越来越少最后索性不来了。这让我们欣喜之余也有点内疚。

  想来,我们做的煎饼果子还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,跟我们用料干净、卫生有很大关系。我们用的是福临门大豆调和油,薄脆只炸过一遍油就不用了,生菜每天都要去菜市场进,保证新鲜度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树立口碑、创立自己的品牌。现在我们每天能卖将近90张煎饼,由于前期投入较多,目前暂时还没有盈利,但我们确实每天都在进步,每天都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。

  接下来的打算,如果一切顺利,我们想在青岛开分店,然后再用10年时间做成大众版的“俏江南”。
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